<acronym id='ygzpr'><em id='ygzpr'></em><td id='ygzpr'><div id='ygzp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gzpr'><big id='ygzpr'><big id='ygzpr'></big><legend id='ygzp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ygzpr'></dl>
        <i id='ygzpr'></i>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ygzp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2. <tr id='ygzpr'><strong id='ygzpr'></strong><small id='ygzpr'></small><button id='ygzpr'></button><li id='ygzpr'><noscript id='ygzpr'><big id='ygzpr'></big><dt id='ygzp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gzpr'><table id='ygzpr'><blockquote id='ygzpr'><tbody id='ygzp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gzpr'></u><kbd id='ygzpr'><kbd id='ygzpr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ygzpr'><strong id='ygzp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'ygzpr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ygzpr'><div id='ygzpr'><ins id='ygzp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ygzpr'></span>

            要嫁就嫁給肯背你上樓的男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      她是城市的白領,他是城市的扛包工人。高中畢業後,兩個人劃著完全不同的青春軌跡。可是,他們依然保持著戀人關系,僅僅是保持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 白天,她在公司喝正宗的雀巢咖啡,下班後,她吃他買來的廉價冰棍;中午,她品味著公司精致的飯菜,晚上,他帶她去臟兮兮的飯館吃並不正宗的蘭州拉面。她認為,自己的生活不太協調。

            這樣的戀情,從開始的那一天,便仿佛註定瞭某一種結局。

                他每天去接她,然後送到她所居住的白領公寓的電梯口,道一聲晚安,匆匆離去。那天她突然想撒嬌,她說背我上去吧!他看瞭看電梯,電梯運轉良好,然後他回頭,說,好。他沒問理由。他背著她,從一樓開始,慢慢向上爬。

                爬到一半他累瞭,他說休息一下好不好,她突然來瞭興致,嬌嗔著說不行。他就真的沒有休息,一直爬到她的寓所所在的13層。她問他累不累,他說累,比扛包累。她知道他說的是真的,她有瞭一絲感動。

            但他們還是分手瞭。因為有時候,僅有感動,並不能夠將愛情維持到底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城市裡並不缺少一個打工仔,所以他回到鄉下。他偶爾會給她打來電話,告訴她他現在種著大棚,掙瞭一些錢。她聽著,淡淡的。那時她已經有瞭新的男友,門當戶對的那種。

            然後某一天,他又一次打來電話,說他攢夠瞭五千元錢,這些錢,可以在鄉下娶老婆瞭。她發現,突然間,自己的眼角,竟然有些濕潤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她新交的男友也是每天接她下班,送她至電梯,很紳士地道一聲晚安,然後離去。某一天她說,背我上去吧。男友說,行。那時電梯停在一樓,男友背起她,飛快地沖進電梯。她伏在男友的背上,與電梯一起爬升,心卻在飛快地下沉。男友嘿嘿笑著,好像對自己這個帶著幽默的小伎倆很是滿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 那一天,她沒有接受男友照例的吻別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她給他打電話,問他那五千塊錢花出去瞭沒有,然後便發現自己淚流滿面。他說花出去瞭。她扔掉瞭電話,那一刻,她覺得自己正在失去整個世界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幾天後她在電梯口看到他,他的手裡拿著一枚戒指,很高檔。他把戒指揚瞭揚,說,五千塊。她樂瞭。然後她開始哭泣,哭得一塌糊塗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她說背我上去?他說好。然後他背著她,一步步爬著樓梯。途中他累瞭,他說這次讓不讓休息,她說不行不行。他就沉默著,一直爬到瞭13層。

                這時她想,如果一個男人,肯背著一個女人爬最漫長的樓梯,甚至可以不問理由,那麼,這個女人,還有什麼理由拒絕他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