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yt1yi'><em id='yt1yi'></em><td id='yt1yi'><div id='yt1y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t1yi'><big id='yt1yi'><big id='yt1yi'></big><legend id='yt1y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fieldset id='yt1yi'></fieldset>

<span id='yt1yi'></span>

      <i id='yt1yi'><div id='yt1yi'><ins id='yt1y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yt1yi'><strong id='yt1y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dl id='yt1yi'></dl>
        <i id='yt1yi'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yt1yi'><strong id='yt1yi'></strong><small id='yt1yi'></small><button id='yt1yi'></button><li id='yt1yi'><noscript id='yt1yi'><big id='yt1yi'></big><dt id='yt1y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t1yi'><table id='yt1yi'><blockquote id='yt1yi'><tbody id='yt1y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t1yi'></u><kbd id='yt1yi'><kbd id='yt1yi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ns id='yt1yi'></ins>

            一直陪在身邊的人終於不再等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  陽光下的芭蕾

              故事從那天上午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13歲的長庚第一次踏進豐傢的園子時,被滿園疊翠驚到瞭。他跟在師傅身後,近乎貪婪地看著眼前的美景。

              隱隱有悅耳的音樂聲飄出來,長庚被那聲音吸引,竟不知不覺找到瞭放音樂的那間屋子。陽光從窗子照進去,他看見一個女孩伸著柔美白皙的脖子,在跳芭蕾舞。

              長庚第一次聽到這麼優美的音樂,也第一次見到這麼好看的女孩子。他趴在窗戶上聚精會神地看著。等到音樂停下來,他才想起自己身在何處,想到即將要受的懲罰,長庚急得哭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屋子裡的女孩被嚇瞭一跳,跑出來看到長庚,溫柔地問:你是誰?為什麼在這裡哭?

              長庚這才發現,女孩比他還高半頭。長庚說,自己跟著師傅來給豐傢的女眷做鞋,誰知竟然跟丟瞭。

              女孩笑彎瞭眼睛,說:原來你是新來的小鞋匠。我是豐傢的清瑤,等我換件衣服,就帶你去。

              女孩再出來時,手裡還拿瞭一瓶牛奶,遞到長庚面前說,把這個喝瞭,你就能長高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他第一次喝到牛奶,香甜略帶點腥的味道讓他的胃一陣激動,但更激動的是他的心,自從見瞭女孩後,就跳得格外劇烈。

              長庚一路上看著那抹背影,聽著女孩清亮的聲音,連接下來要面對的懲罰都忘記瞭。

              師傅每個月都帶著長庚去豐傢做鞋,這一年他身高長得飛快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每次來的時候,清瑤都會偷塞給他一瓶牛奶的緣故。

              清瑤的生日是6月18日。那天黃昏,長庚等在清瑤放學必經的路上,手裡捧著一雙為她精心制作的新舞鞋,忐忑不安地想將禮物交給她。清瑤出現瞭,不過她身邊還有一個人,頎長英挺,風姿卓約。

              清瑤望著那個男孩子遠走,長庚也陪她望著,直到那個背影完全消失在視線裡,他才出現在清瑤面前。清瑤被他嚇瞭一跳,嗔道:你什麼時候來的?

              長庚知道,清瑤眼裡看到的隻有那個人。清瑤接過長庚給她的鞋,開開心心地道謝,長庚知道,她的開心不是因為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年,長庚15歲,清瑤16歲。

              一直陪在身邊的人

              時逢亂世,人的命運在歷史長河中變化莫測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豐傢敗落。豐傢人不僅要做最臟最累的工作,每天晚上還要被拉到臺上批鬥。像長庚這樣的孤兒,根正苗紅,自然可以每天坐在臺下,看資本傢如何遭到批鬥。

              長庚想跳上去救下清瑤,可最終還是做瞭懦夫,那一刻他比清瑤還要屈辱。批鬥結束,長庚湊上前去,把一個饅頭塞給清瑤。那時糧食珍貴,清瑤說什麼也不肯要。

              長庚急瞭,紅著眼睛說:我替你喝瞭那麼多你不愛喝的牛奶,你就替我吃一次我不愛吃的饅頭不行嗎?

              清瑤的眼睛也紅瞭,她是真的不愛喝牛奶,可她知道饅頭對長庚來說多寶貴。

              曾經跟她並肩走在一起的那個少年,早就跟她劃清瞭界限。眼前這個小鞋匠,卻是落難時唯一陪在她身邊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年,長庚25歲,清瑤26歲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不再等

              幾年之後,整個世界像被重建一般。昔日的小鞋匠,變成瞭企業傢。而昔日的豐傢明珠,則每天教小孩子跳舞。閑暇時,他常去她教課的地方,站在門外聽鋼琴聲如清泉般流瀉。

              直到那個人又出現。長庚願意為她的幸福高興,但有一天,一個女人怒氣沖沖地找來,把她罵個狗血噴頭。原來,那個男人已經結瞭婚。此刻他躲在那女人身後,看著清瑤獨自一人面對千夫所指。

              長庚撥開人群,跟她站在一起,目光灼灼地迎著那些人的目光,仿佛在宣佈自己的所有權。

              從那之後,再沒人送孩子來上課。在這世間,清瑤孤身一人,感到瞭深深的疲倦。誰知沒幾天,竟又來瞭一群上課的孩子,讓她的學校重新恢復生氣。她以為隻是偶然,卻不知道,是有人許諾免瞭她們的學費,還讓她們保守秘密。

              豐傢的園子早就被政府沒收,如今拿出來拍賣,被一個神秘的人買去。那個買傢將園子恢復原貌,隻是從來沒有人住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年,長庚38歲,清瑤39歲。他未婚、她未嫁,卻也一直沒有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光陰如白駒過隙,不知不覺,已是2015年。這一年,長庚69歲,清瑤70歲。

              醫生說長庚腦子裡長瞭東西,已經危及到生命。長庚的第一個念頭是,他沒辦法繼續保護她瞭。第二個念頭就是,把那些沒說出口的話,全部告訴她。

              清瑤又何嘗不知道他的心意,他守瞭她半生,這一次,輪到她來守護他瞭。他們約在豐傢的園子見面,可是她等瞭許久,長庚也沒有來。

              在緊鄰著園子的那棟公寓樓中,長庚穿著整齊的西裝坐在沙發上,手裡捧著一雙新舞鞋。他的頭已垂瞭下來,緊閉的眼睛再也不會睜開,臉上卻是一片安詳。他等瞭她那麼多年,這一次,終於不用再等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