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jtgoq'><strong id='jtgoq'></strong></code>
<i id='jtgoq'><div id='jtgoq'><ins id='jtgoq'></ins></div></i>
<dl id='jtgoq'></dl>
      1. <i id='jtgoq'></i>
      2. <ins id='jtgoq'></ins>

          <span id='jtgoq'></span><acronym id='jtgoq'><em id='jtgoq'></em><td id='jtgoq'><div id='jtgo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tgoq'><big id='jtgoq'><big id='jtgoq'></big><legend id='jtgo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tr id='jtgoq'><strong id='jtgoq'></strong><small id='jtgoq'></small><button id='jtgoq'></button><li id='jtgoq'><noscript id='jtgoq'><big id='jtgoq'></big><dt id='jtgo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tgoq'><table id='jtgoq'><blockquote id='jtgoq'><tbody id='jtgo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tgoq'></u><kbd id='jtgoq'><kbd id='jtgoq'></kbd></kbd>

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jtgoq'></fieldset>
        3. 那份令我流淚的單戀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上中學時,我愛上瞭班上的一個女同學,我必須承認,我被她迷住瞭。甚至十多年過去之後,我再次偶遇到她,依然心跳加速鼻尖冒汗。我始終認為並非我少年多情,而是我一直把心中的這份隱秘的情感看得那麼純潔,那麼神聖。
            她是一個來自青島的女孩兒,清麗脫俗,走到哪裡都會叫人眼前一亮,幾乎令我不敢仰視,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子。她很喜歡和我說話,我也不知為什麼。我那時正青春勃發,滿臉的青春痘,被一種自慚形穢的自卑感深深壓抑著。
            那份令我流淚的單戀帶著這種自卑、惶惑,還有一種莫名的興奮,直到初中畢業,她轉學走瞭。目送她飄然逝去的身影,我的心就像幽碧深潭投下的一顆石子,悠然地沉去,沉去。
            上高中時,我幾乎沒有一個要好的女同學,因為那個青島女孩一直牽動著我的思念,她是我心中的維納斯,我忘不瞭她。我也曾有過一段失敗的戀愛,是人傢把我甩瞭,但絲毫未能給我以傷害。她們怎麼可以和我心中的美神相比,世界上的女孩加起來,也未必有她好吧!
            就這樣渾渾噩噩,一直到大學。
            我是在青島的火車站再次見到她的。那天,我就要踏上西去的列車,開始我的大學生涯。突然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發現她那亮麗的身影。當時那份令我癡迷的驚喜,真是不能用語言表達。是她,肯定是她!我不顧一切一路狂奔到前面的路口堵她。是她,真的是她啊!
            她傢就住在車站附近。我謊稱是第二天的車次,好不容易搞到的車票已經無足輕重瞭。
            她的房間纖塵不染,潔凈而高雅。最醒目的是,墻上掛瞭一幅歌星翁倩玉的巨幅相片。她熱情地招待我,而我,在她安然的目光裡面,恍惚又回到三年以前瞭。自卑、惶恐,不知所措。我說:"真像!真的像你。"她便抬頭看翁倩玉:"真像?真像嗎?"然後便是無言的笑。
            無形的壓抑使我找個借口逃似地離開瞭她的傢門。不能平視她的目光,叫我如何表達我心中那份神聖的眷戀?
            直到我娶妻生子,這個秘密一直深藏於我的心海,對多年來的這份單戀,我百倍呵護,像是懷抱一個初生的嬰兒。
            一個偶然的機會,我知道瞭她在青島一傢大企業做秘書,就利用一個出差的機會繞路去看她。她還是那麼漂亮,那麼優雅。裹在長絨大衣裡的嬌軀和掛在嘴角的淺笑,更是平添瞭一分成熟女性的風情。但這次她對我卻是淡淡的,像是接待公司的一個普通客戶。我委婉地約她吃飯,被她禮貌地拒絕瞭。
            和這傢公司的一個朋友,在一傢小酒館裡小坐,沮喪的我很快就醉瞭。朋友同情地看我,斟酌再三才說:"她當然不會和你出來瞭,你大概不知道吧,她一直沒有結婚,卻和我們老總關系非同一般,為這事,老總的老婆都鬧到公司來瞭……"
            從小酒館出來時,我清醒多瞭。此時,夜色已深,悄然降臨的一場雪驅盡瞭城市的一切喧囂,路上已經沒瞭行人。我信步踱到市中心的廣場,空闊的廣場隻有我孤零零的一個過客,四周一片潔白,天地間隻剩下寧靜和安詳,充滿瞭一種超然的情愫。
            站在廣場中心,我打通瞭她的電話:"你好嗎?""怎麼是你?你還沒走?"我無言。我說:"下雪瞭。""下雪?下雪怎麼瞭?""出來看看雪吧!"說完我就扣上瞭電話。
            後來那傢公司的老總出事瞭,她離職嫁給瞭一個大她十多歲的個體老板,搞服裝的。我走進她的服裝店時,她正和一個顧客砍價,右手還握著一塊啃瞭一半的"肯德基".那顧客終於被她宰跑瞭,她走過來和我寒暄。我送給她一本以翁倩玉作封面的雜志:"隨便翻翻吧!上面有我的一篇文章。""你又搞寫作瞭?你可真能,什麼來錢搞什麼。"她邊說邊把雞塊遞到左手,右手的拇指一下把翁倩玉印瞭個滿臉油污。
            回到傢裡,妻又上來和我嘮叨。妻單位效益不好,這陣子常嚷著跳槽:"我可真去瞭!那傢公司條件真的不錯,再說幹接待有什麼不好,又不幹‘三陪’……"我轉身不理她,她又上來抱我的脖子:"要不我就辭職下來開店!別人能發大財掙大錢,我們為什麼不能?"我粗暴地推開她:"你辭職不幹我就休瞭你!"妻驚愕地看著我,眼淚無聲地落下來。我無奈地搖瞭搖頭,伸手摁她的鼻尖,抱她:"好瞭好瞭,你不知道我有多麼愛你!"
            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。